初夏(´・ω・`)

弃号。勿关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

虚妄半夏(楚路非原著向)(是给安诺生贺短篇)


很OOC和狗血情节。
充满了个人脑内妄想情节。
各种Bug注意。
01. 

新出的游戏可以说是很令人恶心了,这种氪金就是一切的感觉。

 你没好装备? 买啊。 

攻击不够? 

买啊。 

行吧,认命,我氪。 

氪多少又是问题了?

怎么样才能在两大帮会打架之间活下来呢? 

拿命赌啊。 

2018年六月一日,《龙族》IOS端,两大帮会的老大同时被一个开红名的小号崩了,武器是某个被爆掉装备的红发御姐号。

 那一天,是楚子航久违的莫名其妙被崩掉了,也突然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盯着那个ID,觉得眼熟的发紧。

 “路明非......?”


 “滴滴,CD还没好。” 技能提示音响起,技能CD速度有点慢,毕竟是小号自然比不上大号的。 

刺客的技能一般都是隐身,但是奈何对面人数众多,无可奈何。 再怎么隐身也跑不过一人一刀的平砍,幸好找到了一个方法。

 “卧槽,有种别躲水里啊!”

 “太猥琐了吧!”

 躲水里。 

看着公共屏幕一大片和谐天地,路明非拿着从网吧老板那里’讨教’过来的营养快线,深藏功与名,喝了一大口之后...... 

他呛到了。

 【恭喜达成成就:千人斩】

 .....这是什么渣男称号设定,路明非放下营养快线吐槽,还不如一个击杀的成就呢...... 

旁边的老哥打的也是这个游戏,他转过头瞄了一眼,说了句脏话。

 “我靠!” 

“?”路明非叼着营养快线,看了他一眼。 

“你牛批,拿了个紫武杀人,哪来的啊兄弟?”

 “我不牛批哪来的紫武?”路明非似乎很困,抬了抬眼皮,满脸的疲惫,“当然是开红名抢的啊。” 

他手下不定,像是强打精神似的看着屏幕,但是又好像不在乎生死一样操纵着角色挑衅着对方。

 拿命赌是最快的,小恶魔看着他笑了笑,哥哥你还是挑了这条路。

 闭嘴,路明非盯着屏幕,他关闭了那个名为小恶魔的对话框。 

呼吸频率逐渐加快,紧张以及疲惫的状态在他身上不断叠加,精神上的焦虑催生着身体上的恶化生长,大脑似乎出现了缺氧症,有让他些看不清屏幕。

 【滴!】 

全耳式耳机发出了提示音,路明非瞬间惊醒。

 【陌生人给你发送了私信。】 

TBC—————————————————————

【排版出了问题,趁有空改了一下继续补觉】

上课摸,来不及画完了,又忙身体又不好。
是自设的衣服。

老叶生日快乐!
身体原因来不及画完了......
🎂🎂🎂🎂🎂🎂🎂🎂🎂🎂🎂🎂🎂🎂🎂

迟到的犯罪(...?)实在是太可怕了大半夜的我到底想对清光做啥(。)
.......
日哦(。)

大半夜睡不着就想写刀审短篇但是想不到题目

食用须知:乱写,随意,原创婶,不甜不刀

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身旁有轻微的呼吸声。

奇异的是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看旁边。零打了个哈欠,转移视线试图让自己睡着。

可是无果。

她翻了个身,身旁是隔了有些远的异性,不,也不应该称为异性....?

虽然说按照人类性别分类而言确实是异性没错了。

那名异性似乎睡的很沉,但是呼吸却是轻微的不行。零看着那人,猜测着约莫对方是付丧神才会呼吸轻微的吧。

滴嗒、滴嗒、滴嗒。

先前跟这位付丧神一起去现世时候买的闹钟在滴嗒作响,平时跟他说笑时候倒是没留意过声音这么大,倒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大声,有一定节奏型的响声也让零看着付丧神的同时也会感受到时间渐渐流逝。
就好像在陪着他走过了很久的人生一样呢。

柔软的床铺动起来声音不大的吧?对方睡的这么沉不会发现的吧?

零这样想着,缓慢的挪过去,对方是背对她睡的,肯定不会发现他的。

暖水袋早已经失去了暖意,体质偏寒的她根本受不了没有东西暖脚,偷偷的挪过去没关系的吧?

没关系的吧。

在他身边的床铺是温暖的,柔软的,十分吸引人。

所以,没关系的吧。

零挪近了很多,距离对方只有一拳的距离。

然后缩成一团开始汲取暖意,靠的近了,也能闻到对方头发上的香气。

他总是那么讲究呢。零放空心思想着,转移注意力试图入眠,不愧是可爱的刀啊。

晚安,加州清光。零轻声对着背对她的付丧神这样说着。

温暖的床铺和对方的发香似乎融合出了催眠的魔药,零眯了眯眼,还是睡着了。

而加州清光则是叹了口气,转过身抱紧对方,悄悄的把脚放在了对方的冰冷的脚旁,冷的打了抖的时候却又一直放着。

晚安,零。

付丧神这样说着,终于安然入眠。











最后瞎说点啥:果然写完我还是睡不着.......

【加州清光乙女向】刀剑乱舞,开始了。(2)

所以说这个游戏的意义在哪.....?

我看着开始页面,关闭了铃声的我没办法听到语音,我盯着那个开始游戏纠结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转而开了电脑寻找相关资料。

从里面的刀剑拟人立绘到看到玩家们的评论,都能体现《刀剑乱舞》这个游戏是十分受欢迎的游戏。

但是,意义到底在哪呢,为什么会有人不间断的投入进去呢。消磨时间?还是对里面角色的爱呢......?

实在无法理解。我关上了电脑,走到门口正准备拿门外的邮件。

总之就是......卧槽。

我沉默的看着门,在三秒前背对着原本打开的大门居然被风吹到关上了。

门被关上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的钱包手机和钥匙全在里面——门的另一端。

在这个城市的冬季是真的十分湿冷,我切实的感受到了这一点。身穿薄风衣的我就那样蹲着,无比思念起室内的厚大围巾,温暖而不透风。

“呼......”

我看着呼出的白气,心里在想着到底怎么办,叫梨香过来开门是不可能的,她还在上课,叫工人?更加不可能,没钱别人也不会信你.......借手机就更加别了吧,万一被当成骗子就糟糕了。

如果有人来接我那该多好啊。

算了.......

嗡——————

手机突然发出声响,好像是在木质地板上晃动,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期望那是梨香的回电,毕竟已经到了快吃午饭的时间了。

但是就算是梨香也接不了啊......我保持着这个姿势,内心小人疯狂捶地。

手机不间断的发出声响,我怀疑电量快速消耗的同时也担心着手机会不会坏掉。

唉。

我认命似的就维持着弯腰抱双膝的姿势盯着门口,风像针扎一样透过风衣刺入骨髓,打了个冷抖我继续无聊的“哈”着模糊的白气等着梨香回家开门。

果然我没有人能够依靠啊,啊除了梨香。

我内心胡思乱想着,就那样打发着时间,自欺欺人一样打着哈哈的揭过了这件事情,又自我安慰着自己还有梨香呢。

“刀剑乱舞,开始了。”

诶?

游戏......为什么?

后颈突然一暖,那是围巾的触感,我低下头,那是一条略带有厚重感的暗红色围巾,是我平时都十分喜欢带的围巾样式。

这到底是?

转过头,首先看到的是略微带跟的靴子,紧贴着小腿勾勒出线条美好的形状,但是却不失一种薄肌肉的美感,并不显得娘气。

先不说在我乏善可陈的人生中认识的异性有多少,这类的异性我是绝对不认识的,可以说是从来没见过。

虽然说是感觉挺熟悉的,但是总不能一开口就是先生你很眼熟吧,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对方似乎是看到我愣着,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于是蹲下腰就那样看着我,以至于我完全的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果然没见过吧,没有吧,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好看的异性却毫无记忆,身为画手的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好素材!

胡思乱想着,对方突然双手啪叽拍到我脸上,我一下子懵了,正想准备炸毛先打一顿对方再说。

结果对方又揉揉我的脸,然后一下子扑过来把我整个人扑倒在地,头一下子因为冲力直接往门上招呼,对方用手护着我后脑才免除祸患。

“我叫加贺清光,好久不见了......”那个叫加贺清光的家伙抱紧我,温暖的体温一下子冲散了我身体的寒意,他在我耳边,用着似乎是怀念的语气说:“瞳,我好想你。”

啊?

我一脸懵比,甚至出现了内心标题。

#神秘美男是为何,竟然当众抱着陌生女子?#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我去,这世界怎么回事,爆炸了吗?

我就这样在寒风中被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抱着,身边围绕着我所不熟悉的男性气息,陌生的体温就这样温暖着我。

我会打扮的很可爱,所以要珍惜我哦。

此时,在我所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在门内的手机就那样响起了游戏语音。

我从没有想过,这将颠覆我的人生。

刀剑乱舞,开始了。

【加州清光乙女向】刀剑乱舞,开始了。(1)

食用注意:1.存在一定脑内幻想,人物存在OOC

                 2.是乙女向,BG,CP向为加州清光X原创婶

                 3.不喜右上角点击关闭,本人极其不靠谱写文不好。

“诶,你要玩这个游戏吗?”友人推了推我的手,有些兴奋的说:“快看快看,立绘都好好看啊w”

我只好放下手中的图,转头随意看了看友人的手机,画风确实很精美,但是对于我一个长期不玩游戏人士来说实在是无法提起兴趣,只好对友人说:“没兴趣,我忙。”

【请不要任性,快吃药。】

诶?

谁在说话?

我疑惑的看向了友人,友人也一脸疑惑的看回我,轻声问:“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皱了皱眉,“大概是我最近熬夜熬多了,出现幻觉了。”

“你又熬夜了?!”友人抓狂的放下手机,“我说了多少次不要熬夜了!!想死早点说哦我会帮你的!”

我转移视线,任由友人摇着我的肩膀敷衍着:“嗯嗯下次一定不熬夜.....”,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还是会不断重复熬夜,毕竟灵感这种东西真的说来就来,无法阻挡。

我就那样顺势的看向了友人随意放在桌上的手机,手机屏幕是亮着的,刀剑乱舞的LOGO在正中间。

“刀剑乱舞,要开始了。”

“卧槽!”

“.......”

友人惊恐无比的看着我,用嘴型说:这特么的为啥播放了开门语音。

.......

我怎么知道???

僵持许久,最后我一脸可以称为平静的神情,拍了拍友人的头,然后走向友人的手机那里点击退去程序,可是就算我不断的点击home键都无法返回页面。

仔细想了想,友人这个手机貌似用了五六年了。

“你估计卡了,改换手机了。”我下了结论。

“不可能!哪有这么容易坏!”

“如果你手机没有泡过饮料我还信一下。”我用手摇了摇友人的手机,“而且最近你把它摔下床好几次了。”

似乎是那个老旧的手机终于卡好了,我点击进了游戏开始,也顺利的进到了游戏界面。

然后我把手机递给了友人,友人一脸开心的拿起准备玩的时候......

瞬间黑屏。

她就那样一脸懵逼的看着,只好把手机又递给了我,我按了下home键再进去游戏,却又成功了。

“刀剑乱舞,开始了。”

“ 我会把自己打扮可爱,所以要好好对待我哦。”

“......”我有些无语的又把手机递过去给了友人,“不是好了吗。”

友人却不接,带着一脸无法描述的表情,说:“我怀疑这游戏认脸。”

“你想太多了,”我放下手机,“那你还要不要手机了,我还要画图。”

友人倒是毫无所谓地说:“没关系,我早就想换手机了。反正这游戏认你,你就干脆接收了这个手机呗。”

“......我忙。”

“反驳无效。”友人拍拍我的肩,“瞳你就尝试下玩游戏,转换下心情啦www”

我看着友人带着一脸爽朗笑容的离开,顺便顺走了我桌上的零食,又看了看她留下的手机和手机上的游戏,顿时感到有些头疼。

......转换心情吗?

好吧。

我认命似的打开了游戏。

鼠绘好难.......大家好这是我男朋友,我还在画。

意外(耀诞贺文)

*2017耀诞好茶主题“惊喜”主题活动

1.南方城市的冬季总是异常的难熬,湿润而寒透的空气使人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都能感受到来自冬天的气息。王耀缩了缩脖子,又用手稍微拉紧了围巾,让冷空气接触面尽可能的缩小。他微微的打了个冷颤,忽明忽暗的光效让他的肤色看起来异常的苍白。
那是一出略显无聊沉闷(当然这可能是他的个人感觉)的文艺片,他左侧侧的情侣似乎也认同了———他们早就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地开始了撒狗粮的行为,根本没有空闲理会电影的内容。王耀只好目不斜视的看向了电影的方向假装自己认真看电影的样子,他是单身一人没事干乱找的电影消磨时间,谁会想到进来全是情侣撒狗粮。
好吧,就不该看文艺片的,王耀叹了口气心想,静悄悄的抬眼打量着周围消磨时间。
屏幕突然亮起,坐在王耀右侧的人似乎是个外国人,在昏暗的环境中不明显的发色在王耀抬眼打量的一瞬间透过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种如同丝绸般的光芒,那是一种柔软而不失凛冽的美感,祖母绿的眸子也折射出细碎的光芒,仿佛被搅碎的阳光。
他找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人,王耀想,他不断寻找灵感却过了平淡的大半天,当放弃到看午夜场却遇到一个可以称为意外的男人。

“看什么?”
“哦,看你。”
“......”
王耀一脸“我靠被抓包了”的表情看着那人,下意识的回答着那人提出的问题,脑内CPU高速运转使他无暇注意那人的表情以至于错过了那人精彩的脸色,他揣测着对方的语气。
好像语气挺不爽的?王耀摸着下巴就这样对着那人发起了呆。
被一记直球打傻的亚瑟脸红着正想质问眼前的东方人,可是那个东方人明显就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个人世界发起呆来了,生气也生气不起来。
算了,就当来了个人陪看电影的,反正散场了也不会再见了。亚瑟这样想着,然后转过头看电影没有再理会身侧的人。
自然而然错过了王耀狡猾的笑容。王耀又看了几眼打量着亚瑟,内心似乎盘算着什么,然后也转过头看着电影。
嘛,还真是个意外之喜啊,居然遇到了这个人,王耀看了看时间,似乎又想到什么勾起了嘴角。

TBC

*PS:手写稿情节暴走字数太多来不及写了只好打个TBC,临时改了个结尾又拖了时间实在对很多人太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