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滴滴滴

一个剧情狗血人物OOC而且还不会开车的垃圾写手和一个草稿超乱线稿从无完成稿遥远的垃圾画手,慎重关注

从0到1【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十八岁礼物我爱清光】

注意:Cp向是加州清光X原创女婶零,剧情狗血人物OOC反正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十八岁礼物不喜欢可以出门左拐反正我写的一点都不BG说不定还不甜。
0.
凡是新任审神者,必定要挑选一把初始刀。
从左到右,依次排列着不同的刀,各有所长,身为选择困难症的零陷入了沉思。

手指点点点到谁了就是谁!

零这样想着,闭眼随便一捞,触碰到了冰冷的刀身。她睁开眼看着手中的刀。

那是一把拥有着红色的刀,一向热爱红色的零抚摸着刀身顿时爱不释手,她仔细的研究着这把刀,旁边的狐之助小声提醒:“审神者,注意面部表情,还有无关人员在。”

咳咳!
零一脸尴尬的回头,手中紧抓着那把刀,勉强维持脸上的淡然对着人员说:“接下来怎么做?”

似乎是见多了这种情况,那位人员面无表情回答:“请注入灵力,之后情况记得上报。”

“好的好的先生再见,”零抱着刀努力的挥手然后后知后觉地喊,“先生等等!!!!!怎么注入灵力啊我没学过啊这里没有教练教我啊!”

狐之助深深的怀疑起这个审神者的靠谱程度,毕竟它的油豆腐会跟审神者的业绩挂钩。

经历了千辛万苦,召唤是召唤出来了,可是面前两个人都愣住了。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虽然.......”

“女孩子?!男孩子吗?!?!”零看着面前的人柔软而富有光泽的头发发出了惊呼打断了对方的介绍,瞬间脑子里满满都是家里猫主子那身软乎乎的毛,忍住了自己罪恶的手但是忍不住一下立刻用身体力行【袭胸】来证明眼前人的性别,心脏跳的飞快脸红着看着对方感慨了一句:“呜哇太可爱了!!”

然后一脸兴奋的抱起了加州清光甚至转了个圈。

加州清光就看着这位新任审神者打断了他的介绍甚至抱起了他转了一圈,心里完全只有一个想法。

诶?可爱?

那就是说,我被主人爱着?

加州·初始刀·高兴又疑惑·清光今日因为被兴奋过度的审神者抱起来转了一圈飘起了樱吹雪的同时疑惑起了审神者是否能够好好使用他的问题。

加州清光看着环着他的腰抱着他不放满脸都可以说是高兴的不行的零直接大脑当机,开口说了除了打招呼外的第一句话:“阿鲁金,你的指甲颜色很好看,色号是什么?。”

1.
“近侍大人快去吧,主人醉的快要把整个本丸掀了。”大和守安定看着旁边的人调侃了一句。

“主人玩的正高兴呢,我要是打扰了以后就不会被疼爱的。”加州清光似乎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大和守安定,但是视线却盯着那边不放。

“哈哈哈,小姑娘甚有活力,很好很好。”

“主,主人......”五虎退看着小老虎被新来的鹤丸国永偷偷地塞到浑身酒气的审神者怀里,连忙跑过去想要抱回来。

结果被一个看似柔弱软妹其实战力堪比城管的少女连刀带小老虎玩起了抛高高。

时任两年的审神者,身边的刀从只有加州清光,到陆陆续续的现今。

“嗝.....主人再来和人家喝多一杯啊!”同样是新来的次郎太刀打着酒嗝醉醺醺的拿起一大碗酒正想凑过去再灌审神者,结果被面无表情的太郎太刀拦下并教训了一顿。
“主人已经醉了。”

玩起来抛高高的少女打着酒嗝,似乎是酒气上升的原因熏的整个脸都偏向于红色,模样看着是醉的厉害,眯起了眼睛好像是看向了前方的方向,手里精准无比的接住了五虎退和他的小老虎们,身旁的鹤丸国永满脸写着看戏的表情围观着,嘴里还不断的说着:“哎呀真是吓到我了......”

药研头疼的看着,他拍了拍零的肩膀用着宛若慈父的语气:“大将,要吃药了。”

零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五虎退立刻往外跑,然后被机动性极强的短刀们抱住,纷纷用着不同声调说着“主人要吃药了”“不吃药就会头疼的”之类的话,药研也跑上来给零灌药,零以一种宁死不屈的表情看着药研,大声地喊着“清光清光我最可爱的清光你快来救救最爱你的阿鲁金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苦药研你下次做药hsjabskakandkallslskjahavbaj”

后面那段直接被喊着赶过去的加州清光捂着嘴消失在了零的肚子里自我消化,一松开手就立刻打横抱起跑到外面去。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青春恋爱吗?”三日月宗近看了外面的方向一眼,发出这样的感慨。

“啊清光松手松手我要,嗝,继续喝!”零不断闹腾,“我跟次郎说好了谁醉了,嗝,就要,嗝,买一年份的酒。”

“主人你别喝了,”加州清光放下不断闹腾的零,捏了捏她后颈,“再闹我就要变得不可爱了。”

啊啊,真妒忌啊,真希望主人能够只爱着我。明明一开始只是想主人能够好好使用我,只是渴望被爱着而已。

妒忌都让我变的不可爱了啊.......加州清光有些沮丧地埋在零的脖颈处自暴自弃的想,细软的头发带来的痒意让零手指抖了一抖。

啊啊好想摸.....零这样想着,药研的特效药果然效果很棒,酒醒的太及时了点。

刚刚酒醒·暗恋少女·废材上司·零就视线往下看着加州清光埋在她脖颈处不由得脸更加发烫起来,她视线中富有光泽的细软碎发像是吸引她罪恶的右手一般,她不由得抖了一抖手指忍住自己的想法。

#暗恋的刀抱着我还说了一些疑似表白的话怎么办,在线等,急!#

如果可以发论坛的话零肯定毫不犹豫的在审神者讨论区发帖。

今晚月色很亮,春夜景致是零存小判换的,萤火虫在忽闪忽闪个不停。

“主人,明明我们都用了情侣指甲油了,你怎么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吗?!

“我每一天都特意打扮的可爱,你怎么不看看我呢?”

我有看啊偷偷看的啊!我被狐之助警告过不能丢人的!

零静静的听着加州清光在她耳边轻声说话,她心里面默默回答,话语间带来的热气让她手指又抖了抖。

她最受不了别人在她耳边轻声说话,特别是那种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的感觉,简直是一种从腰脊传上来的酥麻折磨,偏偏她又要装醉。

啊啊救命啊.....零绷着脸假装醉酒睡着,内心是冰火两重天哀嚎着,高兴于加州清光的同时也痛苦着这种酥麻感觉。

然后她听到了一句话。

“主人,你会爱着我吗?”

会。她心底默默回答。

“我知道你醒了哦,虽然我侦察不太行但是还是能发现你手指抖了。”

“......”

“今天我打扮的很可爱,主人真的不睁开眼吗?”

似乎没有得到回答的清光有点生气,三年共处他早就摸清眼前人的人性格,然后他猛的抱紧了零。

“呜哇好痛!酒醒了酒醒了!”零感受到了来自
对方牙齿的硬度,痛的大呼假装刚刚醒的样子然后看到对方的表情捂着嘴笑出声。

加州清光捂着嘴脸红的几乎与瞳色一半,有些恼怒生气的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他眯了眯眼看着零绷着脸一句话都不说,过了片刻一脸委屈说了一句:“很好笑吗?”

“不不不不不不好笑!”

“主人你牙齿太硬了,我的嘴唇流血了一点都不可爱了.....”

“噫?!”零听到他这样说立刻摸摸对方一看就柔软度极高的头发安抚着,“哪里我看看?”

啊,触感真棒,像呼噜猫一般舒服.......零沉浸在对方的温顺中,却忘记对方始终是一把刀。

加州清光看着零的眼神 ,如同猫看到了猎物一般。

趁其不备,攻其弱点是个好战术不是吗?时间这么长,总会有捕捉到的时候的。

享受着被抱着被顺毛的加州清光,这样想着。

今夜月色正好,情人拥于月色之下。



最后:祝自己生日快乐,现打的欢迎捉虫,困到爆我先睡会........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