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滴滴滴

一个剧情狗血人物OOC而且还不会开车的垃圾写手和一个草稿超乱线稿从无完成稿遥远的垃圾画手,慎重关注

【好茶】镜面(3)


3.
滴滴答答的疑似雨声在亚瑟耳边响起,同时在他脸上能感受到了冰凉的触感。
自额头而下,滑落到眼睛,冰冷的手指僵硬的做着动作,恶趣味的顺着眼眶打着转。
亚瑟皱了皱眉,他能感受到对方并非是他所了解的东西,可以说是异类。手指渐渐向下,似乎是对于他的脖子处十分感兴趣,不断的流连此处。如果是一位人类小姐或者是先生的话他可以理解一种调情手段,可是这个手的主人再怎么动作温柔也掩不住她/他试图想要杀死他时候散发的恶意。
是掐呢?还是划开动脉呢?
手指的主人并没有说话,但是动作中满满透露着这种意味和犹豫。
但是他无法醒来,身体还没有苏醒,仿佛被束缚住,但是这种束缚可以说是极其轻柔的,亚瑟试图睁开眼睛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这样做。
奋力挣扎无果,然后亚瑟在耳边他听到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呵。”
然后脖子突然被大力的掐住,呼吸的空气被滞留住,既无法呼出也无法进入身体,进入了一种窒息的状态,心脏在快速的跳动努力地换回存活。
啊啊,要死了吗?
亚瑟这样想着,他努力摆动着被束缚住的双手,手指不断的想要抓住什么,只要一秒,一秒就能立刻活下来。
“哈哈哈,谁让你遇到了她,你必须!”
“你必须死!!”
纷杂的声音在亚瑟耳边不断地重复,窒息的痛苦和活下去的欲望交杂让他瞬间气恼地用着被压抑住的声带喊出:“吵死了......”
“谁叫你碰她了啊!她是我的!”
“你不可以!你怎么可以让她喜欢你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她喜欢的人是你啊!”
“明明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
“吵咳,吵死了......”亚瑟睁开眼,窒息的感觉让他渗出生理性泪水模糊了视线,他下意识抓住脖子上的装饰小刀寻求什么。
“吵什么吵,闭嘴,我可是还在跟这小子聊天呢,无关人员请尊重下中国人的说话礼仪好吗。”突兀的带有怒意的话语打断了那人动作,脖子的束缚感减轻了不少,那人明显恼怒的尖叫起来,声音在亚瑟耳边炸裂让亚瑟的怒意到达了极点。
被王耀坑了一把就算了,连一个不知名的人还掐住脖子。
“吵死了,闭嘴!”亚瑟·柯克兰一个翻身一手精准无比地掐住那人的脖子,另一手完全没有留情的用着小刀把那人的右手“钉”在地板,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阴沉的可以滴出水,原本清亮的瞳色沉淀成暗绿色,满脸都写着“生气不开心去死”
那人抖了几下,虽然说不敢再尖叫但是依旧不断的碎碎念。
“为什么....为什么.....”
“再比比直接让你再消失一次。”王耀蹲下来仔细看着亚瑟的状况,“都是中国人还不懂说话礼仪?长辈说话小孩子一边玩儿去!”
少有的带有怒气,亚瑟摸着脖子上伤痕不着调的想。
王耀看着亚瑟的样子叹了口气,脖子上还带着刚刚大力扯下装饰小刀出现的伤痕和被掐出的瘀血,头疼的揉揉额头,带着几分恼怒的语气说:“亚瑟·柯克兰先生,我说过你可以不参与这份委托的。”
“咳,我说过我咳,能解决的。”
“你能解决?”王耀提高了声调活像个教训人的前辈,“为什么不找我协助。”
协助二字说的咬牙切齿。
亚瑟愣住了:“我以为你是让我们各做各事?”
“.......”王耀蹲着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亚瑟,“好了我刚刚就救了你,我需要报酬。”
“哈?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解决!只是你来的太早而已!”
“报酬是你的委托分我一半,情报共享。”
“喂!听我说话啊!”
“还有酬金也是,我会协助你完成委托,”王耀停顿了下似乎是思考了下后补充了一句,“同时我也需要你。一旦遇到危险必须要找我,这里可是我做主的地盘。”
亚瑟摸着自己脖子伤口的手瞬间停顿,不顾着自己的伤口脸色爆红说了句:“咳咳笨蛋!你在说什么啊?!”
需要什么的也太糟糕了吧!
“哈?”王耀一脸茫然,“什么啊?”
“总之你这个Baka别随便乱说话啊?!”
“哈??”王耀看着对方爆红的脸别扭的看向一边,看着对方的伤还是叹了口气,“我把家庭地址给你。”
结果对方的脸红的更厉害了,转过头看着王耀的眼神复杂无比。
王耀:?????
“我来给你治伤,我家里有药。别这样看我,弄的我欺负你似的。”王耀想了想补充了一下。
“我才不需要呢........”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还是接过了写着地址的纸条,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往外走。
王耀只能站起来看着对方,亚瑟走路虽然有点缓慢但是却步步坚定地往外走,肯定不允许他来扶着。
“不过.....谢谢。”
小声的一句话在走过王耀身边时候飘进了他耳边,让王耀不禁偷笑了几声。
真是,别扭的家伙。
“好了我接受你的感谢啦!”
“笨蛋!咳咳!谁跟你道谢了!”
“注意嗓子啊亚瑟先生,”王耀用着颇关心的语气说着,“身为长辈可以跟你说坦率并不是坏事。”
“喂...你!”
“哈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