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滴滴滴

一个剧情狗血人物OOC而且还不会开车的垃圾写手和一个草稿超乱线稿从无完成稿遥远的垃圾画手,慎重关注

初识(YvonneX阿绛)

@安諾|魚諾諾 的两个人的女儿谈恋爱的故事,然鹅我拖了很久才产出(咸鱼)

1.
“总之要小心对方团的团长,知道了吗?”
“嗯嗯.....晚饭什么时候能好?”
“喂!!听我说话啊!”
“嗯嗯小心对方团的团长是吧知道了军师!!”
被称为军师的人叹了口气,相貌年轻的有些令人担忧着“会不会是童工”,他一脸痛苦的捂了捂胃对着另一个人说:“你不要说知道了每次你说知道了都是惹出事.......总之你别惹到隔壁团,放下勺子先别吃听我说啊阿绛!”
被叫为“阿绛”的女生乖乖的放下了勺子,竖起了三根手指似乎是要发誓说:“我保证不惹事。”
“真的?”
“除非别人惹我。”
“算了你还是吃饭吧......”军师嫌弃地看了看阿绛,“总之明天把团里面的其他人都找齐吧,这次任务对象真的麻烦居然要两个团合作。”
“对方的团长我听说过,任务完成风评不错。”阿绛咬着勺子含糊不清的说,“我喜欢干脆的人。”
军师飞快地扫了阿绛一眼,语气不分明地说了句:“你有喜欢的人真是少有。”
“诶诶?!别这样嘛军师!我也很喜欢你的啊!”阿绛笑嘻嘻地拍了拍军师的背,“不过就是那个......”
“什么?”
“对方团的团长名字我不会读,”阿绛挠了挠头很苦恼的样子,“而且那个对方的裙子太短了我不好意思看对方。”
“.......”
“你说我要不要带个我的衣服给对方?”
“算了吧你这个审美。”
“你再说我审美我就扣你工资哦,我审美很好啊?”
“再说吧.....”

2.
只能说今天两个团都很倒霉,外面的狂风暴雨根本没办法汇合进行任务,惹人嫌的贵族小少爷在生气的说着“果然是废物”一类的话在催着阿绛团里的人出发,阿绛的回复就是翻了个白眼然后把送口信的人一脚踢了出去说让小少爷冷静下不然任务不接了。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错什么了?”
“不该踢出去,应该就地.....别打别打!”阿绛连忙挡住打过来的棍子,换了个讨好的语气,“军师别生气嘛......”
“不生气也难啊,小少爷那里的人恶狠狠的扣了三分之一的报酬给了隔壁团呢,”军师揉了揉太阳穴,“你们这个月酒钱都没了。”
“诶诶?!”
“还有等雨下的没那么大就出发吧。那个小少爷不好惹。”
“好吧.....”阿绛有些沮丧,只好去了团里下属吩咐道:“行了!大家收拾行李吧,待会出发了,那个小少爷把我们的酒钱扣下了。”
“不是吧老大!外面下暴雨呢!”
“老大我们的钱咋办!”
阿绛看了看闹腾的人,顺手拿起一把锤子打碎了厚木桌的一角,朗声道:“再闹腾你们就跟这桌子一样。”
最后团内分成两队,阿绛带着部分战斗力带上轻便的武器先走,军师带着部分战斗力带上笨重武器在后面赶路。
雨变小了不少,湿润的空气和队内的气氛让阿绛心中轻松了不少,开始收集起了这次任务的情报。

3.
“老大这里,哇哇老大你打我干嘛!”
“闭嘴,往前走别出太大声。”阿绛蹲在草丛看了看面前停下的大型动物,“再吵今晚的晚饭没了。”
然后看准方向抽起刀砍了过去,顺利快捷的解决了今晚晚餐供给问题。
叹了口气,阿绛看向了远方,盘算着待会怎么控制住不揍小少爷的手。
一段时间的赶路,快要到达汇合的地方终于不用拼命赶工期,大家开始放松起来,在吃晚餐时候开始聊各种话题,从哪里的酒好喝到要合作的团。
阿绛本来没想着参与,但是听到了有关于隔壁团的团长的事情时候还是悄悄的竖起了耳朵。
只是好奇而已,阿绛这样想着偷听着。
“有没有人知道隔壁团的事情啊哈哈哈哈,毕竟都快一家人了总要理解对方的吧!”
一家人...?什么奇怪的一家人?
“什么一家人!别乱说啊也就合作那么一次!!又不是两个团长一起了!”
......回去罚多一倍工作吧
“嘿嘿嘿,合作也是一家人嘛!”一开始提问的人回答着,“指不定还能长期合作呢!”
“算了吧我可不想......对方的团总感觉没什么人情味,你看团长虽然在工作上凶悍的很可私底下还是很好的。”
两倍工作。
“嘛别这样说嘛!对方团长可是大美女呢!如果能纠正下我们团长的审美也很好啊!我们团长穿衣服审美太糟糕了!”
喂喂你也想做两倍工作是吧?!
阿绛一边偷听着一边悄咪咪的码下了说她审美不好凶悍的人的名字决定追加工作,同时也偷听着关于对方团团长的事情。
团里人聊到那个团长的时候总会带上“冷淡”“不近人情”“美人”“攻击力强的难说”的字眼。
一个性格冷淡不近人情战斗力强盛的美人?
阿绛内心这样想了想对方的形象。
“最重要的是对面团的团长审美观比老大好多了啊.....你看老大一个小姑娘的审美还真的是....”
会心一击,阿绛在心中对方的形象成功变成了很有审美的人。
夜渐渐深了,谈话的人越来越少,最后沉静下来,阿绛在不远处守夜,注意着身边的状况以免受到了伤害,很快替班的人就来了,阿绛拍了拍对方的肩说了句“辛苦”就去树边睡觉了。
对方团的团长吗...?阿绛胡思乱想着渐渐入眠。
一直在树上的人看着阿绛守夜结束摇了摇头了走了。

4.
难得的天气好,军师的信鸽也到了说是快来到汇合地了。
阿绛整理了下衣服和随身刀,带着团跑到了小少爷面前,成功的被刚刚醒有起床气的小少爷发了火。
“为什么迟了!定的时间不是更早一点吗!你们团还管不管用了还说什么东方里最出名的佣兵,”小少爷发着火,“我看只不过是乌合之......呜哇你干什么!”
阿绛黑了一张脸连笑容都懒得挂了,一脚踩在小少爷的凳子上用手捏住了小少爷下巴,盯着他说:“如果这样的话你爹不会哭着来求我带团保护你了,我先把你宰了。”
“小姐且慢,这是我们的保护对象。”小少爷的椅子背后的帘子突然出现了人声,小少爷抖了抖再也没说什么,那人又补充了句:“当然小姐如果你想的话打一顿还是可以的,别致命就行。”说完还轻笑了几声。
“......”阿绛扫了帘子一眼,“你是跟我们团合作的团长?”
怎么跟想象的样子不太一样?
“是的,我.....”
“她还不能出现!”小少爷打断了那人的话语,阿绛盯着他,他连忙解释:“我上头是这样说的!”
“确实是这样,那么小姐......”那人语气带有几分苦恼,“我能叫你什么呢?”
“等我知道你姓名时候自然你就会知道我的。”
“好吧,小姐你可真可爱啊。”
“.....啊?”阿绛有些不好意思,“谢谢?”
“还真是率直的反应啊,可爱的小小姐。”那人轻笑了几声,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阿绛那个捏着小少爷下巴的手上,握了握。“比起揍小少爷,不如我们两人先去互相了解下对方的情报?”
“可以。”阿绛顺势的松开了手想要出门,“不过你先松开手....?”
结果对方就着她的手顺势一拉,拉进了在小少爷椅子后的厚帘中,周围的漆黑不禁让阿绛背后发麻,她正想爆发结果对方捂住了她的嘴。
“嘘——,可爱的小小姐需要等待一会,出口在那边。”那人半环抱着她拖着她前去不慌不忙地向前走,耳边温热的气息让阿绛头皮一炸,但是对方的好心帮助总不能打扰不是吗。
环绕在阿绛身边是不熟悉的属于陌生人的气味,隐隐透出一股血腥的气味却不让她反感,她压低声向那人询问道:“是跟着我们团的人?”
“有杀意,应该是。”那人也压低声地回答。
“我部署了团员驻扎,不至于让人溜进来的。”阿绛眯了眯眼看向对方的方向,她夜视能力不太好,只能隐约的看见对方的轮廓,“其实你不用帮我,我打得过。”
那人握着她的手紧了一下,又放松了,也似乎是看向了她的方向笑意满满地回了句“我相信着能担任这个任务的团长的能力,可我不希望可爱的小姐受伤啊。”
阿绛能感受到对方轻松的态度,紧绷着的身体也渐渐被感染着放松下来。
前方的光亮点越来越大,对方突然捂住了她的双眼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信任一个陌生人,任意带着前行,如同好友般亲密接触,甚至双眼能感受到对方手指的颤动乃至温凉的温度,和常年握有武器的证据。
“别担心,我怕你不适宜强光,慢慢睁开眼睛吧,”对方在耳边慢慢说,似乎想了想后补充了一句,“别怕?”
“我有什么好怕的。”这样回答着的阿绛内心似乎出现了个想法。
当阿绛慢慢睁开眼,外面雨似乎是下完了,蒸发的带有水汽的青草味道提醒着她这是外面。
阳光确实很猛烈,阿绛内心感激了下对方的好意,缓缓睁开眼被晃了下之后慢慢适应着光亮。
“怎么样了?”对方弯了弯腰用手帮她挡了挡眼前,“慢慢来。”
闯入眼前的,先是对方的银白色的发丝,对方松开了手站直了腰,银白的发丝在阳光下折射出了耀眼的光。
“你好小小姐,我叫Yvonne。”
对方这样说着,带着温柔的笑意向她伸出手。
对方的首先回答让阿绛愣了一下,不擅长交际的她只好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
“你好,我是阿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额那个......我能.....”
后面的语句越说越小声,连Yvonne也听不清。
“?”
“能.....能跟我做朋友吗?!”阿绛脸红着提高了声调,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对方,然后用着沮丧的语气说:“我从来没有过女性好友......”
“啊......?”阿绛看着Yvonne僵硬了一下并没有说出话,然后略微失望了下后听到对方说了句“可以啊”又开心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真的可以吗!”
“嗯......”
初相识,End———————————

小剧场:
阿绛:妹妹我有好朋友啦!
Yvonne:......嗯好朋友。
小少爷:就没人管我死活吗......
写完后的我:明明任务对象被人暗杀你们谈恋爱的氛围真的没关系吗......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