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ω・`)

弃号。勿关注。

【加州清光乙女向】刀剑乱舞,开始了。(2)

所以说这个游戏的意义在哪.....?

我看着开始页面,关闭了铃声的我没办法听到语音,我盯着那个开始游戏纠结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转而开了电脑寻找相关资料。

从里面的刀剑拟人立绘到看到玩家们的评论,都能体现《刀剑乱舞》这个游戏是十分受欢迎的游戏。

但是,意义到底在哪呢,为什么会有人不间断的投入进去呢。消磨时间?还是对里面角色的爱呢......?

实在无法理解。我关上了电脑,走到门口正准备拿门外的邮件。

总之就是......卧槽。

我沉默的看着门,在三秒前背对着原本打开的大门居然被风吹到关上了。

门被关上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的钱包手机和钥匙全在里面——门的另一端。

在这个城市的冬季是真的十分湿冷,我切实的感受到了这一点。身穿薄风衣的我就那样蹲着,无比思念起室内的厚大围巾,温暖而不透风。

“呼......”

我看着呼出的白气,心里在想着到底怎么办,叫梨香过来开门是不可能的,她还在上课,叫工人?更加不可能,没钱别人也不会信你.......借手机就更加别了吧,万一被当成骗子就糟糕了。

如果有人来接我那该多好啊。

算了.......

嗡——————

手机突然发出声响,好像是在木质地板上晃动,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期望那是梨香的回电,毕竟已经到了快吃午饭的时间了。

但是就算是梨香也接不了啊......我保持着这个姿势,内心小人疯狂捶地。

手机不间断的发出声响,我怀疑电量快速消耗的同时也担心着手机会不会坏掉。

唉。

我认命似的就维持着弯腰抱双膝的姿势盯着门口,风像针扎一样透过风衣刺入骨髓,打了个冷抖我继续无聊的“哈”着模糊的白气等着梨香回家开门。

果然我没有人能够依靠啊,啊除了梨香。

我内心胡思乱想着,就那样打发着时间,自欺欺人一样打着哈哈的揭过了这件事情,又自我安慰着自己还有梨香呢。

“刀剑乱舞,开始了。”

诶?

游戏......为什么?

后颈突然一暖,那是围巾的触感,我低下头,那是一条略带有厚重感的暗红色围巾,是我平时都十分喜欢带的围巾样式。

这到底是?

转过头,首先看到的是略微带跟的靴子,紧贴着小腿勾勒出线条美好的形状,但是却不失一种薄肌肉的美感,并不显得娘气。

先不说在我乏善可陈的人生中认识的异性有多少,这类的异性我是绝对不认识的,可以说是从来没见过。

虽然说是感觉挺熟悉的,但是总不能一开口就是先生你很眼熟吧,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对方似乎是看到我愣着,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于是蹲下腰就那样看着我,以至于我完全的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果然没见过吧,没有吧,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好看的异性却毫无记忆,身为画手的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好素材!

胡思乱想着,对方突然双手啪叽拍到我脸上,我一下子懵了,正想准备炸毛先打一顿对方再说。

结果对方又揉揉我的脸,然后一下子扑过来把我整个人扑倒在地,头一下子因为冲力直接往门上招呼,对方用手护着我后脑才免除祸患。

“我叫加贺清光,好久不见了......”那个叫加贺清光的家伙抱紧我,温暖的体温一下子冲散了我身体的寒意,他在我耳边,用着似乎是怀念的语气说:“瞳,我好想你。”

啊?

我一脸懵比,甚至出现了内心标题。

#神秘美男是为何,竟然当众抱着陌生女子?#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我去,这世界怎么回事,爆炸了吗?

我就这样在寒风中被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抱着,身边围绕着我所不熟悉的男性气息,陌生的体温就这样温暖着我。

我会打扮的很可爱,所以要珍惜我哦。

此时,在我所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在门内的手机就那样响起了游戏语音。

我从没有想过,这将颠覆我的人生。

刀剑乱舞,开始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