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ω・`)

弃号。勿关注。

大半夜睡不着就想写刀审短篇但是想不到题目

食用须知:乱写,随意,原创婶,不甜不刀

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身旁有轻微的呼吸声。

奇异的是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看旁边。零打了个哈欠,转移视线试图让自己睡着。

可是无果。

她翻了个身,身旁是隔了有些远的异性,不,也不应该称为异性....?

虽然说按照人类性别分类而言确实是异性没错了。

那名异性似乎睡的很沉,但是呼吸却是轻微的不行。零看着那人,猜测着约莫对方是付丧神才会呼吸轻微的吧。

滴嗒、滴嗒、滴嗒。

先前跟这位付丧神一起去现世时候买的闹钟在滴嗒作响,平时跟他说笑时候倒是没留意过声音这么大,倒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大声,有一定节奏型的响声也让零看着付丧神的同时也会感受到时间渐渐流逝。
就好像在陪着他走过了很久的人生一样呢。

柔软的床铺动起来声音不大的吧?对方睡的这么沉不会发现的吧?

零这样想着,缓慢的挪过去,对方是背对她睡的,肯定不会发现他的。

暖水袋早已经失去了暖意,体质偏寒的她根本受不了没有东西暖脚,偷偷的挪过去没关系的吧?

没关系的吧。

在他身边的床铺是温暖的,柔软的,十分吸引人。

所以,没关系的吧。

零挪近了很多,距离对方只有一拳的距离。

然后缩成一团开始汲取暖意,靠的近了,也能闻到对方头发上的香气。

他总是那么讲究呢。零放空心思想着,转移注意力试图入眠,不愧是可爱的刀啊。

晚安,加州清光。零轻声对着背对她的付丧神这样说着。

温暖的床铺和对方的发香似乎融合出了催眠的魔药,零眯了眯眼,还是睡着了。

而加州清光则是叹了口气,转过身抱紧对方,悄悄的把脚放在了对方的冰冷的脚旁,冷的打了抖的时候却又一直放着。

晚安,零。

付丧神这样说着,终于安然入眠。











最后瞎说点啥:果然写完我还是睡不着.......

评论

热度(21)